「你一定可以。」他的俊颜浮起笑,一个画面跳出来——她的腿很漂亮,穿网球装一定很好看。
  官家有座网球。谒换乩粗,网球场形同虚设,根本不会有人靠近,自他展现了球技之后,柔星才恍然大悟,原来球场是为他设的。
  看着场中的他,一身古铜色的肌肤在白衬衫与白短裤的衬托下形成强烈对比,她发现要自己的视线离开他那晒成古铜色的男性臂膀竟是那么的难。
  当他朝她走过来,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因他的靠近而怦怦地跳,她紧张地拂开一些飘落到额前的松散发丝,双颊因为羞赧而泛红发热。
  「小星星,你看起来很紧张。」官声勋用柔和的眼光看着她,微笑安抚。「放轻松一点,网球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困难,学会之后,你会爱上它,它会让你大量流汗,跟游泳的乐趣完全不同。」
  他眼里充满笑意,欣赏她穿网球装的模样,这套网球装是他替她选的,如他所想,真的很适合她。
  柔星吞了一下口水,努力让自己心跳不要那么快,但,那实在不容易做到。欢ǖ糜谜庵纸倘艘饴仪槊缘难酃饪醋潘穑
  他开始教她打球,手臂扶着她的腰,她在放开四肢的同时,渐渐不再感到不自在。
  只是就在她开始体会网球的乐趣时,在厨房帮忙的大婶却慌慌张张的跑过来。
  「柔星!你怎么不接手机呢?你妈刚刚在洗手间里昏倒,送到医院去了!」
  柔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,但官声勋一直陪在她身边,轻声安慰。「不会有事的,你不要太担心了。」

  到了医院,她才知道母亲是胃出血,要立即开刀。
  妈妈的胃是何时出毛病的? 她这个做女儿的竟然不知道? 她的心一阵揪紧。
  「何文华女士的血型是B型,但何女士失血过多,我们血库的B型血目前不足,所以最好由血型相同的家属来捐血,这位小姐,你是何女士的女儿吧,你是B型血吗?」护士问。
  「我是……」柔星还是觉得像在作梦,呆呆的回答,依旧六神无主。
  「我也是B型,抽我的血吧。」官声勋两手洛在她双肩上,微施力道,把她压进候诊椅中。「你的神志还不清楚,所以在这里等我,坐着好好休息,不要乱跑,知道吗?」
  她这下才如梦初醒,急道:「这怎么行?怎么能让你输血?」
  「我是男人,当然要由我来。」他不给她反驳的机会,看着她,眼神柔和地说:「还有,不必担心手术,我会请科主任亲自操刀,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。」
  他的眼神是那么坚定和自信,所以她相信他了,而他也确实让她母亲顺利的完成手术,那次之后,她就完全信任他了,不只信任,还很崇拜他,把对官总裁的崇拜全移到他身上。
  她如影随形的崇拜眼神和爱慕表现令官声勋相当满足,他喜欢带着她出门,他们去逛书店,去公园里骑脚踏车,去郊外采水果,去花园农场里看花,去牧场里挤牛奶,去山上找枫叶,一起看每一场电影,最后他甚至还把她带到银行里去实习,官总裁非但没有反对,还乐观其成。
  「奇怪了,家里竟然有你这样的小美人在,如果早知道有你,我就会早点回来了。」官声勋常笑嘻嘻的对她这么说。
  他没有被人这么依赖过,她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他,好像他无所不能,是天地的主宰者。
  美国女孩作风大胆,而且以大女人主义居多,他不知道自己原来喜欢小女人,也完全沉醉在柔星的温驯和崇拜里。
  「真的吗?如果你知道这里有我,真的会早点回来?」看着他英俊温柔的脸,她又羞涩又开心。
  她不敢问他的美国女朋友怎么办,一心沉浸在有他的世界里。
  直到他生日的那一天,正好是平安夜,街上圣诞气氛浓厚,他们参加了黄金城时代购物中心举办的跨耶诞活动,寒流来袭,在气温不到七度的广场中,和上百名参加者一起倒数。
  他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,再把自己的围巾绕在她颈子上,不时注意她暖不暖,但回到家之后,他就发烧了。
  柔星急得不得了,给他吃了退烧药还不放心,屋里的长辈早已睡了,没人照顾他,她担心他会再烧起来,便待在他房里不走。
  官声勋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,就看到她居然衣着单薄的站在床边,大气也不敢喘一声,眼里充满了关注和紧张,还光着脚丫子,连拖鞋都没穿,不知道已站了多久。
  「你好一点了吗?」她满心挂念的只有他的身体状况,语气里尽是小心翼翼。
  「你这个小傻瓜!」他斥责一声,立即握住她冰凉的小手。「知道现在几度吗?你是不是想冷死自己?快到被子里来!」
  她羞怯的躺至他身边,被子里暖烘烘的,他的身上盈满一种好闻的男性气息,她为之迷乱。
  一切发生得自然而然,一开始只是取暖,慢慢的,不知道是谁主动,他温暖的嘴开始甜蜜的在她唇上流连,而她的手臂也毫不考虑的抱住他,感受他因为喜爱运动而锻炼出来的结实肌肉。
  她的指头摩挲着他浓密的头发,她知道自己在池畔遇到他的那一刻就想这么做了。
  ……
  *本书内容略有删减,请谅解*
  激情过后,他怜爱地亲吻她,并且把颈上没有项坠的白金项链送给她,柔星的从没这么喜悦过。
  直到一个月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  【第四章】
  看着迎面走过来的前夫,头上的水晶灯光在他发上洒下一片银辉,他的微笑还是那么动人,柔星炫惑地看着他走来。
  他仍是官家那个天之骄子,一场婚变并没有改变他什么,一个孩子离开人间也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悲伤的痕迹。
  想起死产的孩子,她泫然欲泣,她曾深深爱过这个孩子的父亲,后来却发现是那么的不值得。
  想到这里,她逼回眼里的热浪,努力挺直背脊,只希望看在官声勋眼中,那个微不足道的管家女儿已经脱胎换骨。
  虽然极力自持,她却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肌肤依然因他的靠近而浑身发热。
  他比她记忆里高些,肩膀好像也更宽了,这几年,他仍保持着运动的好习惯吧? 他成熟了许多,看起来更有男人的魅力了。
  她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林倚帆。
  一个有能力又漂亮的女人,听说是船运大王的独生女,跟他很相配,林倚帆就是官夫人口中他那位门当户对的未婚妻吗?
  不管是或不是,都不关她的事了,他们老早是两条平行线,永远不会再交集。
  深呼吸一下,有种准备应战的感觉,思及此,她不禁莞尔。 难道自己还会屈服在他的魅力之下?
  「好久不见,柔星。」官声勋不动声色的看着前妻,英俊的脸上绽放一抹熟络的笑容,目光却肆无忌惮的绕在她身上,笑容自信得教人生惧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