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星脸一红。
  她怎么叫他的名字,又怎么配叫他哥? 大概只是场面话,她不会当真的。
  她突然想到,早上还豪气万千的想说若有天遇到二少爷,有话想对他说——让养育自己的父母伤心是不孝的行为……可现在,她成了卒仔,那句话迅速被她吞回肚子里,打死也不敢说了。
  「你是搭几点飞机回来的?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们?我们好去接你。阕约捍罴瞥坛祷乩吹穆穑炕故怯信笥讶ソ幽悖俊构俜蛉讼晗秆势鸲。
  吃着自己的早餐,柔星的眸光忍不住一再朝他飘过去。
  他不像一个会忤逆父母的人。男θ菹裱艄庖谎永,官夫人的问题他也有问有答,她想,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吧。
  不知道怎么搞的,她的心已经完全偏到他那边去,但她更不知道,她的生命也在这个夏天起了重大的改变。
  隔天,柔星如常地,天才刚亮就到泳池去,可是泳池里已经有人在了,那个人,当然是官声勋。
  一看到他在泳池里自在的优游着,她吓得掉头就跑,身后立时传来他爽朗的大笑。
  再隔一天,她小心翼翼的接近泳池,看见池里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,她才放心的跳下去。
  「小星星,我来喽!」

  一句话后,他竟然从天而降,从二楼的露台表演跳水,真是技高人胆大,所以从此以后,她再也不敢去晨泳,不管她有多喜欢游泳,再也不敢去了。
  三天后,他在餐桌上宣布——
  「我明天要去香港看大哥,要去三天。」说完,还对她咧嘴一笑,露出两排健康的白牙,摆明是说给她听的。
  这等于间接宣告他不在家,要她放心去游泳一样。
  这三天中,她虽然终于可以安心的游泳,却若有所失,一直想着他或许会从什么角落冒出来,还不时抬眸看着他房间落地窗紧闭的露台。
  三天后,他英姿勃发的回来了,阳光般的笑容射进她眼里,让她一阵意乱情迷。
  「送你的礼物,在中环买的,看看喜不喜欢。」把纸袋递给她之后,他转而从行李箱取出更多的礼物,当起圣诞老公。「爸爸的、妈妈的、华姨的、陈伯的、李嫂的、玛利亚的……」
  她就像株含羞草般羞怯,只要有人一碰她,她就会合上叶子,他只好采取迂回战术,希望她不要一见他就逃。
  「你这孩子,居然送妈妈洋娃娃?」官夫人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童心未泯的儿子。
  官声勋挑起眉毛。「您不喜欢吗?那可是芭比的纪念限定版呢。」
  柔星完全听不见他们在讲什么,只感觉到天旋地转。 第一次有异性送她礼物,而且还是他,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乱了。
  回到房里,她万般珍惜的取出袋里的东西,精巧透明的夹链袋里,居然是一件泳衣!
  一时间,她的脸红到不行。
  他怎么可以送她这么亲密的衣物? 在她的认知里,泳衣是只有母亲可以买给她的东西。
  他——他不会真买套比基尼送她吧?
  抖着手取出袋里的泳衣,撕开后,她才松了口气。
  不是比基尼,是一件普通的、正常的泳衣。
  不得不承认,他眼光真好,虽然式样仍然很保守,布料从大腿一直密到颈子上去,但泳衣的质感好,颜色明亮,她忍不住换上了,在穿衣镜前欣赏。
  好漂亮、好适合她,连她的脸色都因湖水蓝的泳衣而明亮了起来,皮肤也被亮色系的泳衣衬得更雪白。
  只是,她真的敢穿他送的泳衣去晨泳吗? 如果被他撞见怎么办?
  想到他可能扬起一记坏坏的笑容看着她,这回,她连脖子都红了。
  官声勋回来后,柔星又不敢放胆去泳池了。
  不过,她马上察觉到他没有在凌晨去泳池,因为他表现得很明显,每天跟朋友去夜店疯到三更半夜才回来,隔天又睡到太阳晒屁股,天天错过早餐。
  观察了几天后,她才放胆继续她的晨泳,又犹豫了四天之后,她才脸红心跳的穿上了他送的泳装。
  泳池畔空无一人,她安心的徜徉在水中,像往常一样,她飘在水面上,落叶掉了下来,掩住她的眼睛。
  她自在的享受晨泳时光,新泳装让她喜悦。
  直到上了池畔,才看到一张卡片搁在她的毛巾上,她的心猛然一跳。
  有人来过吗? 什么时候? 她怎么不知道?
  她打开卡片,映入眼帘的是龙飞凤舞的字迹,充满了阳刚味的字体写着——
  亲爱的小星星,我只是想跟你一起晨泳,并无恶意,不要一见我就逃好吗? 如果你乐意跟我分享晨泳时光,就把卡片放在水面飘,如果不乐意,就把卡片扔到垃圾桶里去吧!
  深吸一口气,她觉得这辈子没遇过这么大的难题,这是她十九年的人生中最困难的决定。
  要答应他的请求吗?
  她有什么理由拒绝他? 他是这里的少主人啊。
  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,她蹲了下来,羞怯喜悦的把卡片放入泳池里,让它飘在水面上。
  这一幕,站在二楼落地窗的官声勋都看见了,这阵子他一直从窗帘缝里偷看她,以免吓走了她。
  她好可爱,每一个举止都那么羞怯,华姨是个理智型的女人,怎么会教养出小星星这样特殊的女儿呢?
  对他而言,小星星实在是个大惊喜。
  他没有见过这么会脸红的女孩子,从第一次见面开始,他就被她的一举一动给吸引。苍谕奔浒驯撑阉,令他伤心有愤怒的茱莉抛到了九霄云外去。
  从现在开始,茱莉那女人正式成为过去,他的未来是属于小星星的。
  他微笑了起来。
  隔天,柔星做好了心理准备,等着官声勋加入她的晨泳,没想到他比她还早,当她走到泳池时,他已经在水里站起来向她招手了,身体上晶亮的水珠闪亮着。
  他们很有默契,谁都没提起那张卡片的事,他不再吓唬她,不再搞从天而降那一套,而是表现得像个成熟男人,偶尔给她一个笑容,跟她一起自在的优游。
  一开始,柔星还是很紧绷,根本不敢直视他,却又好奇他那个钢筋般的皮肤下耸动的肌肉,臆测着他在美国是做了什么运动,以至于有那么发达的肌肉? 也讶异他背上的肌肉怎么能像擦得雪亮的铜板发亮?
  但没过多久,他释出的善意传达给她,她也就慢慢放松了,敢看着他说话,向来白皙的脸颊红润了起来,双眼因喜悦而闪亮。
  然后,她不再羞怯于看到他宽阔、赤裸的背,以及黑色三角泳裤那狭窄的臀部,反而不由自主的在心中赞叹他移动时所表现出来的美感。
  他没有开口赞美她穿他送的泳衣好看,但欣赏都写在眼里了,他不时的注视一再令她脸红心跳,那热情、关爱的眼神几乎将她彻底融化。
  「知道我在美国修什么吗?」这天,游了半小时,他把手搁在池畔,懒洋洋的看着她一笑,扳着拇指、食指和中指说:「我修财经、企管、法律,那都是十五岁那年,我父亲替我决定的,修财经是因为我'可能'要担任银行的主管,修企管则是因为我'可能'要管很多人,修法律则是我们银行'可能'会因为各种纠纷跟人打官司。」
 
 
CopyRight ©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